1 2 3
理论文摘

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下丹东边境区位优势的再造

发布时间:2016/12/24 15:41:00 来源: 浏览:()

      摘要:丹东是我国最大的边境城市,地处东北亚的核心地带。丹东其地理位置具有沿海、沿江、沿边的特殊性。可以利用其沿海、沿江、沿边的区位优势,利用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发展的机会,将丹东建设成为通向朝鲜半岛至日本连接东北亚的国际大通道,以此推动丹东乃至辽宁的经济发展。本文从理论上分析在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下,丹东所处的特殊区位及丹东的边境区位的优势再造进行研究。以便为丹东地方经济发展具有一定的参考。
      关键词:丹东  边境区位优势    边境区位再造  
      东北亚地区包括俄罗斯远东地区、我国的东北地区、朝鲜半岛南北两国、日本和蒙古等国家。从源于西方的工业社会与工业化的向外扩展看,一直处于边缘地带的东北亚地区随着工业化的进程其边缘位置发生了变化。20世纪90以来,世界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影响下东北亚地区的区域经济合作提到日程,从东北亚的地缘经济格局来看,作为我国既沿海又沿边的对外开放前沿,丹东的对外开放和经济发展有着更为优越的地缘环境。在空间上,丹东邻接朝鲜半岛处于东北亚枢纽位置;在经济技术水平上,处于中间层次,这为丹东参与整个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提供了良好的基础条件。充分利用丹东沿边、沿海、沿江优势,发挥我国最大边境城市的区位效应,可以在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中起到桥梁(中介)作用。
      1.丹东边境区位价值的分析
      1.1 深刻影响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经济发展
      辽宁省在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发展战略中,确定了通过“五点一线”大开发,形成沿海与腹地互动的发展思路。这必然对辽宁与朝鲜半岛的区域经济合作带来深刻而长远的影响。辽宁与朝鲜半岛的经济联系,是在长期的经济发展中逐步形成的,任何一方的经济结构的调整和产业结构政策的变化,都将给对方的产业集聚、过境需求带来深刻的影响,所以这种经济连带性,准确地寻找双方的利益切入点,及时的联结多方面合作的产业结构链条,使经济联系更加牢固,以达到双赢的目标。丹东可以利用其边境的区位优势在其经济合作中起到连接的枢纽作用。
      1.2影响边疆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与稳定
丹东边境地区属于我国少数民族集聚地,也是经济发展比较落后地区,边境地区的经济发展与稳定直接影响国家的稳定与和谐。同时,我国构建和谐社会的奋斗目标,实现在世界的全面崛起,要求有一个稳定与和平的周边环境。按照国际关系功能主义理论观点,边境地区的经济合作与经济发展其效应可以外溢到政治、军事等领域,有利于国家间的友好与和平,因此边境地区的经济活动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影响我国是否拥有一个理想的周边国际环境。由此,丹东边境的经济发展可以缩小与内地的差距,促进辽宁的经济社会全面发展,增强综合竞争力。
      1.3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的地理核心
我国将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改造列为与西部大开发同等重要的两个轮子之一,国家将在政策、资金等方面给予支持,这对身处东北亚地理中心、与朝鲜半岛地缘相连的我国东北地区的经济发展是难得的机遇。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改造,有利于我国综合国力的增强和促进在生产要素方面存在较大互补性的东北亚各国间经济技术的合作。因此,将我国东北老工业基地改造与东北亚各国的经济技术合作进行有效整合,有利于东北亚各国在更广泛领域的合作。积极开展与朝鲜半岛区域经济合作,也可以进一步推动东北亚地区的经济一体化进程。丹东在地理位置上连接东北亚的朝鲜半岛乃至日本的主要陆路通道,是东北亚各国合作交往的必经之地之一。
      2.丹东边境区位优势再造的条件及创新
      边境地区是一类特殊的经济地域类型。至少由两个毗邻国家相邻的地区所构成的区域。从中心地理论和市场区位论的分析看,边境地区的空间组织中,社会政治因素起着重要作用,既存在着“社会政治分离的原则”导致边境的中心地市场区被边界分隔从而降低了中心地的核心地位。传统的边境地区是相对封闭的地区,远离国家的中心经济区,在各国中经济发展相对落后,并不占有重要地位。但在20世纪中后期随着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兴起和发展,国家边界由封闭开始逐渐开放,作为国家间经济交往的接触面,给边境地区带来经济合作的机会,使边界两侧区域经济交往具有天然优势。利用地缘临近的区位优势与生产要素互补特点,变潜在的资源优势为经济优势,推动其区域经济发展。边境地区的经济发展还可以通过其功能外溢到地区经济一体,以推动更大范围和更深层次的经济一体化。丹东边境地区在东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的背景下,其市场潜力将会大大提高,国家间的跨境贸易的增多,能吸引更多的企业和人口到具有接近国外市场区位优势的中心边境区集聚。使其从国内的边缘区转变为大范围区域共同市场的中心区。                                                                    
      2.1丹东边境区位再造的地缘基础
      辽宁省丹东市与朝鲜半岛北部邻接,与朝鲜一江相隔同朝鲜沿江边界线总长306千米,占中朝边界的40%,连接朝鲜两道、一市、八郡,即平安北道、慈江道、新义州市等。丹东与朝鲜平安北道首府新义州市通过鸭绿江大桥相连,新义州又是朝鲜半岛纵贯南北的铁路线—京义线的北端终点。丹东与朝鲜首都平壤相距仅为220千米,目前朝鲜唯一国际铁路联运:平壤     北京    莫斯科从丹东经过。从民族交融与传统文化的交流方面,鸭绿江流域历来就是汉族与朝鲜族共同居住、生活的最主要区域。双方无论是大到政治、经济、文化,还是小到生活方式、风俗民情等方面都具有许多共同之处。在人文环境上具有双方交往的语言优势,由此,双方有着长期的合作与交流。由于地域文化、语言、生活习惯、民族性格等的相通,更容易了解双方的需求和共同利益,这样开展边界两侧的合作具有更加广阔的空间。
      2.2边界两侧的地理邻近与经济梯度将会产生生产要素的流动
      边境地区经济事物相互作用的强度在空间距离和经济互补上存在一定的规律性。在空间上,表现为随着空间距离的增大,相互作用的强度变小,即具有距离递减规律。也就是说,相邻区域间由于具有地理邻近性,作用的强度往往较大。在经济互补性上表现为资源禀赋差异、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大的区域间相互联系的频率高。因此,丹东边界两侧经济互补表现比较突出,朝鲜矿产资源、森林资源、水产资源等比较丰富。其中菱镁矿储量居世界前位,钨矿储量占世界总储量的40%左右。朝鲜的药材很丰富,其中“高丽参”在国际市场久负盛誉。朝鲜在对外开放初期必然要以资源型的输出为主。丹东市是我国最大的边境城市,产业结构以轻型工业为主。腹地内有工业发达,工业体系规模大、技术水平高的辽宁省基础,许多工业产品在东北地区占有较大比重。韩国是东北亚经济水平和技术水平较发达国家,对于丹东及辽宁和朝鲜来说,韩国的技术、资金投入无疑对经济发展是有极大帮助的。辽宁、朝鲜、韩国经济发展水平有较大差异,可以形成区域分工,并且生产要素实现区域内流动。使生产要素达到重新组合配置。
      2.3丹东边境口岸的区位效应
      丹东与朝鲜平安北道的首府新义州隔江相望,宽甸县虎山、东港安民两地同朝鲜陆路接壤。朝鲜的新义州市是朝鲜的第四大城市,是朝鲜国内重要的工业基地,工业部门包括纺织机械、矿山机械、工作母机、化学纤维、棉毛纺织、木材加工、造纸、搪瓷、橡胶、造船等,是朝鲜新义州-平壤-咸兴-罗津电气化铁路的起点站。丹东与新义州两个城市间有铁路、公路、水路连通朝鲜腹地,是连接朝鲜半岛与欧亚大陆的重要通道。丹东在沿江、沿海拥有各类口岸9个,其中,一类口岸5个,二类口岸4个。一类口岸包括:铁路口岸、公路口岸、海港口岸、界河口岸、输油管道口岸。丹东口岸对朝边境贸易出口占我国对朝贸易出口一半以上,是我国对朝贸易的主要口岸。      2005年丹东对朝贸易进出口总值为8.4亿美元,占全国的53.2%。其中出口6.4亿美元占全国的59.3%。这些口岸基础设施完备,交通十分便利,初步形成了陆海空立体交通体系。根据非均衡区域发展理论,点—轴开发模式比较适用于开发程度较低、尚未奠定布局框架的国家与地区。在这样的区域内一旦形成具有一定经济实力的点、轴,就可以围绕既有的点、轴进行向外围的空间辐射,带动整个区域的经济发展。在当前的丹东与朝鲜半岛间,应首先从基础比较好的各级中心城市和口岸城市,形成以中心城市为依托,以交通线为轴线的经济发展网络,既可以发挥各级中心城市的作用,又可以实现线状基础设施与经济布局的最佳结合,由点及线再到面,从深度向广度发展。目前丹东可以利用“釜山一汉城一平壤一新义州—沈阳—长春一哈尔滨”,交通线路的开发和建设的结点位置。利用现有的口岸资源最大限度的满足过境需求。并通过边境区域经济合作与国家间贸易的增长,促进其交通网路和其他基础设施的建设以及社会网络的完善。
      2.4丹东边境区位优势的进一步开发与再造
      丹东边境是中国乃至东北亚国家与朝鲜半岛经济活动与文化交流的中介。虽然受朝鲜半岛局势影响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的进程一直处于缓慢状态,造成丹东的边境区位优势也具有相对的动态性。正是区位优势的易变、多变、要变、可变性,所以边境这一“自然”区位优势是可以进行后天开发与再造。丹东边境区位优势再造应在中朝边境、东北亚的“桥头堡”、“中介”、“桥梁”等作用下,利用边境沿海条件扩大与外界的联系通道;加强边境建设;做大边境贸易;加强边境地区的合作。通过合作将边境分割的两侧各自一半的“中心性”,以一个区域或市场出现,才能形成有竞争优势的中心。面向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丹东的边境区位优势仍然存在,但要适应新经济形势的发展,丹东仍然停留或重新回到边境贸易为主的时代是不可能的,提升丹东边境区的经济交往功能及其中生产要素的经济效率与社会效果,这应该是丹东边境区位优势再造的思路。
      3.丹东跨边境区域经济合作的空间效应
      边境地区的区位优势主要是通过网路、过境需求、集聚等转化而来,以此带动边境区域经济合作。边境区域经济合作作为一种非歧视性、开放性的区域经济合作形式,必须在空间上不断的扩展,以寻求更大的范围和更高层次上的合作。从丹东边境区域来看,在空间辐射上将会具有“南联北拓,东出西进,面向东北亚”的效应。向西扩展到环黄渤海地区、向北延伸至图们江三角地带、向南通过朝鲜半岛与日本合作。
      3.1丹东边境区经济合作向西延展与环黄渤海经济圈
      环黄渤海地区,包括中国的辽宁省的辽东半岛、北京、天津和河北省的沿渤海地区、山东半岛地区、韩国西海岸地区和日本的九州北部、山口地区。在我国环黄渤海地区经济发达,资源丰富,工业基础良好,交通通讯发达,金融商贸繁荣,市场潜力巨大。是我国政治、文化中心。韩国的西海岸地区也是其经济最发达地区,包括首尔、仁川等韩国大城市。日本的环黄渤海地区包括有东京、横滨等经济发达地区。环渤海地区韩国投资相对集中。因为这些地区在地理上离韩国最近,交通发达,运输方便。在韩国国内土地、人力等生产要素成本不断上升,为了生存而来中国投资的。它们大多数从韩国进口生产所需的机器设备、原料、半成品,然后利用中国廉价劳动力加工为成品,然后再运回韩国或第三国销售。因此,在华投资选择靠近韩国的环渤海湾地区可以降低运输成本,有利于节省生产费用。环渤海湾地区生活着大量的中国朝鲜族居民,他们的语言与韩国语言相同,习俗差不多,是韩国企业管理的可利用力量。韩国投资大量集中于环渤海湾地区,还可产生聚集效应,降低各项生产成本和生活成本,提高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目前在环渤海湾地区形成不少的“韩国城”、“韩国村”。韩国人集中居住,建设类似于韩国的生产、生活设施,形成类似于韩国的消费文化,方便了韩资企业生产、韩国居民的生活。由此可以看出,该地区是一个非常具有潜力的经济合作区。在辽宁,辽东半岛本来就包含大连、沈阳和丹东,而朝鲜的新义州和南浦与环黄渤海地区隔海相望,海上运输便利,因此,该区域经济合作与环黄渤海联合可以充分利用其东北亚地理中心的优势。
      3.2 丹东边境区域经济合作向南经韩国与日本合作
      日本、韩国是东北亚经济水平和技术水平发达国家。但是,韩国和朝鲜的经济合作由于受政治影响尚有较大难度,进展较慢。随着釜山一首尔一平壤一新义州铁路的开通,进一步将丹东一沈阳铁路全部连线,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促进辽宁和韩国的经济合作。并通过朝鲜海峡与日本连接,这将形成东北亚各国陆路连接的通道。由此将使日本、韩国在华直接投资交通更加便利。特别是半岛南北铁路的联结,对于该区域经济合作是非常必要的。对于韩国来说,在我国东北老工业基地改造中,辽宁装备制造业技术层次的提升,韩国可发挥加工工业技术和资金优势。对于与辽宁的经济合作,可以使韩围的国内加工工业进一步向外扩散,腾出空间着力发展信息工业,而这正是韩国经济发展的方向。另外,对促进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韩国也应有与朝鲜经济合作的极大热情.
      3.3丹东边境区域经济合作向北与图们江区域三角地带
图们江区域三角地带,该地区通过图们江国际河流中国与朝鲜、俄罗斯三国接壤。是我国进入日本海的唯一水上通道和捷径。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将这一地区视为东北亚具有巨大工业化潜力的地区。因此,图们江下游地区的开发已经引起普遍关注。虽然近年经济增长的发展遇到一些困难,但其优越的地理位置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介入,使之成为一个具有相当发展潜力的地区。随着联结大连─图们江地区铁路的建设,将使该区域经济区与图们江经济增长三角联结,可实现两个区域经济圈的互补,并充分利用东北东部地区的资源优势。在南北两个方向形成对朝鲜的开放空间格局,最终形成我国整个东北地区、朝鲜、俄罗斯远东地区、韩国和日本西海岸地区的全面经济合作。

参考资料
1.李铁立、姜怀宇.边境区位、边境区经济合作的理论与实践.人文地理,2004,(6):1-6
2.范宏贵  刘志强等著.中越边境贸易研究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6.7
3.李晓建等.经济地理学.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
4.于国政.中国边境贸易地理.北京:中国商务出版社2005.2

中国政府网 辽宁省政府 丹东市政府 新华网 人民网 光明网 百度 凤凰网 新浪 网易 丹东新闻网
版权所有:丹东市人民政府
主办:丹东社会科学网
地址:丹东市振兴区银河大街100号 邮编:118000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在任何媒体上擅自转载和引用本网站内容